中文繁體版 | English 登錄 | 注冊     
入住日期:     退房日期:
高級單人房: 間  高級雙人房: 間 
豪華單人房: 間  豪華雙人房: 間 
家庭套房  : 間  行政套房  : 間
   
  QQ在線預定咨詢 (預定咨詢) QQ在線預定咨詢 (投訴或建議)
QQ在線預定咨詢 (網站事務) 請關注凱斯酒店新浪微博請關注凱斯酒店新浪微博
  

“專業伴郎”張軍:我依然夢想2008

  【發布時間:2004/10/19 15:12:49】  
【瀏覽人數:993】  【來源:廈門日報】  【打印本稿】   【關閉】  

“如果狀態好,北京奧運會當然想參加!”昨天,記者在凱斯酒見到悉尼和雅典兩屆奧運會羽毛球混雙金牌得主張軍的時候,虎頭虎腦的他用最直接的方式解答了廣大球迷心中的疑團。

在雅典奪冠的那個夜晚,張軍表示,如果2008年奧運會他和高依然參加的話,就證明中國羽毛球的新人還沒有成長起來。這句話引起了媒體和球迷的許多猜測,27歲的他是否已厭倦征戰,有意歸隱江湖了?對此,張軍表示,作為運動員,在自己國家舉辦的奧運會當然想參加了,但這要看他當時的身體狀態了,他們也不會阻礙新人的成長,如果屆時有比他們強的組合,當然也樂見其成。張軍講這話的時候,眼睛堻z著真誠,壹如他在球場上表現出來的那樣。雖然已經是兩屆奧運會冠軍,但張軍並未感到滿足,對于金牌,他依然渴望。張軍表示,從領獎台上下來後,他就是個普通隊員了,壹切都要從零開始。對于頭號勁敵,韓國的金東文、羅景民,張軍給予了高度評價,“他們的技術和實力是世界上最好的,比我和高還好,他們在壹系列大獎賽上獲勝就足以說明他們的實力了,但奧運冠軍並不壹定就給最好的人拿,我們的比賽心態比他們好,我們能拼得出來。”

奧運會後,張軍壹直忙著參加各種社會活動,他說,此次來廈門參加吉新鵬的婚禮後就要重新投入到訓練中去。他將參加接下來的中國公開賽和新加坡、印尼公開賽,為即將到來的蘇迪曼杯和世錦賽爭取足夠的積分,因為參賽少,他現在的世界排名已經掉到了第9位。

張軍這次參加吉新鵬的婚禮任務“艱巨”,因為他是伴郎。在10月8日張甯和教練于洋的婚禮上,他和高也當了回伴郎伴娘。短短的半個月內兩度“上任”,據張軍說,成為中國羽毛球隊的“專業伴郎”絕對事出有因,他和于洋是同壹批進國家隊的隊員,身材又差不多,所以他才被看上的。他和吉新鵬也是同壹批的,現在就只有他壹人仍在打球,他是代表國家隊的現役運動員來參加婚禮。同時,張軍也猜測,吉新鵬可能是認為自己比較帥,不怕他搶風頭才叫他做伴郎的。說這話的時候,張軍嘴角挂著“壞壞”的笑……不過張軍到廈門後也聽說了本地“當伴郎不能超過三次”的說法,張軍戲稱他自己僅有的兩次“機會”都貢獻給羽毛球隊了,實在光榮。至于他自己的婚事,要到明年全運會後再說。看來,癡情的胡妮不能太著急喲。

 

東道主陳宏:想為廈門奪全運會金牌
(2004-10-19 09:09:30)

和教練鍾波、隊友張軍來到廈門,陳宏成了東道主,在不久前結束的全國羽毛球錦標賽上,他代表廈門隊曆史性地奪得了冠軍。

陳宏表示,盡管他絕大部分時間在國家隊訓練,但他很喜歡目前廈門隊的氛圍,隊員團結,年輕有拼勁,在明年的全運會上,他仍將代表福建隊出戰,全力爭取男子團體的冠軍。至于分量最重的男單金牌,陳宏表示,參賽當然要去爭取,但壹切要看當時的狀態和臨場發揮了。

面對中國羽毛球男單群雄並起的局面,陳宏依然自信:“在國內,我目前的狀態和水平應該在前三名吧。”由于他是介于夏宣澤和林丹兩代人之間的隊員,從備戰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角度看,他的年齡略顯尷尬。對此,陳宏自有看法:“也許我沒有年輕隊員那麼大的上升空間,但我有經驗的優勢,只要壹年壹年好好把握自己,在北京奧運會還是有希望的。”

至于和高的婚事,陳宏表示,要在明年年底挑壹個“好壹點”的日子辦,不過高在經曆了羽毛球隊的幾場婚禮後“心生畏懼”,覺得按傳統模式辦太累了,傾向于旅行結婚。陳宏說,廈門將可能成為其中的壹站。至于小家,他們將安在北京,因為球隊在北京。

 


男單教頭鍾波:羽毛球隊不需“領軍人物”
(2004-10-19 09:09:30)

“誰將成為未來中國男單的領軍人物?”面對記者的提問,中國羽毛球隊男單教頭鍾波的回答出人意料:“中國羽毛球隊反對這樣的提法!”鍾波表示,中國隊是靠整體實力打球的,誰的狀態好就讓誰上,這樣每個隊員都會有危機感,對隊員的成長有利。

盡管林丹在最近的丹麥和德國公開賽上狀態開始回勇,鍾波依然反對把“超級丹”這樣的提法給他的弟子,“其實,當領軍人物是很累的,像丹麥的蓋德,國內就他壹個打球,壓力可想而知”。

鍾波表示,在經曆了奧運會後的壹連串活動後,球隊的工作即將回到正軌,球隊的近期目標是奪回蘇迪曼杯,遠期目標當然是北京奧運會,盡管兵敗雅典,但中國隊不會放棄對林丹、鮑春來等年輕人的培養,他們仍將是中國羽球的希望。